<xmp id="0iggk"><table id="0iggk"></table>
  • <table id="0iggk"></table>
    <bdo id="0iggk"><center id="0iggk"></center></bdo>
  • 海外房產_海外房產投資_國外房產_海外房產網_外房 | 外國買房網
    美國 泰國 日本 希臘 土耳其 越南 手機版 400-082-8015 置業顧問
    馮侖風馬牛 最精準最及時的海外房產政策、海外房價走勢、海外買房攻略等海外房產資訊

    擊敗微軟、牽手Tiktok,貿易戰中這家軟件巨頭的危與機

    發布時間: 2020-09-23     所屬欄目: 馮侖風馬牛     點擊次數: 5165 次     熱門評論:0條
    標簽 馮侖
    「Tiktok 選擇了我們!」9 月 20 日 ,甲骨文(Oracle)官方 Twitter 上蹦出這樣一句話。

     
    趕在特朗普 45 天禁令生效的當口,Tiktok 終于選定一條「渡劫」之路——和甲骨文、沃爾瑪合作,模仿蘋果在中國建立的「云上貴州」模式,在美國建立一個「云上加州」,把美國數據留在美國,借此打消特朗普政府對數據安全的疑慮。這一結果可謂出人意料,早期傳出有意收購 Tiktok 的公司包括微軟、谷歌等互聯網巨頭,誰知到了最后, Tiktok 沒賣,半路殺出的甲骨文和沃爾瑪成了大贏家。
     
    沃爾瑪不必多說,全球連鎖商店霸主,幾年前就開始布局電商,這次和 Tiktok 牽手,也是看上了對方強大的帶貨能力,希望在美國也能搞出一番「抖音爆款」的電商事業。然而甲骨文的出手卻讓人始料未及,在大多數中國人印象里,甲骨文還是那個安居北京西二旗的「碼農天堂」,經營企業軟件,實力強悍。這樣一家做慣了 B2B 生意的公司,突然和面向最廣大人民群眾的 Tiktok 合作,實在是跨界太大,讓人摸不著頭腦。不僅如此,甲骨文還宣布,將收購 Tiktok Global 12.5% 的股份,成為其「少數投資者」之一。
     
    除了做企業軟件,甲骨文究竟是一家怎樣的公司,原本專職做 B2B 生意的它,又為什么會對 Tiktok 的生意感興趣呢?
     
     1 
     
    想找到甲骨文「牽手」 Tiktok 的答案,不妨從國內看起。
     
    9 月 17 日 ,阿里云發布了第一臺云電腦「無影」,這臺電腦長在「云」上,實體和名片夾差不多大小,連接一塊屏幕,就能訪問各種應用和文件。和傳統電腦固定的配置不一樣,這臺電腦支持無限擴容,單項應用資源最高可以擴張到 104 核 CPU 、1.5T 內存,市面上幾乎找不到能與之匹敵的電腦。
     
    很顯然,這么強悍的性能配置不可能塞到名片夾大小的實體里,「無影」的秘密在于上云。簡單來說,以前人們使用電腦,就像在自己家里做飯,洗菜、炒菜都得自己做,占用的資源空間當然大。等算力從線下遷移到云端之后,配合云上的數據,好比一個巨大的中央廚房,下單之后,洗菜、炒菜都由中央廚房搞定,用戶只需要等著上菜就好,不用再刻意追求高配置、新硬件。
     
    「無影」示意圖

    未來,一旦類似「無影」這樣的云上超級電腦推廣開來,傳統的 PC 、手機市場都會迎來大洗牌,顛覆程度不亞于功能手機和智能手機的迭代。這一切,都是因為云計算。
     
    甲骨文之所以對 Tiktok 這么感興趣,也是因為云計算。
     
    甲骨文成立于 1977 年 ,是全球第二大軟件公司。40 多年來,甲骨文的立身之本就是為企業提供數據庫軟件。許多行業系統中存在 IOE 一說,指的就是 IBM 的小型機、Oracle 的數據庫,EMC 的存儲設備。尤其是傳統的電信、金融證券等行業,因為長期以來穩定的軟件支持,甲骨文的市場份額極高,幾乎達到了壟斷的地步。但對于需要保存海量數據的互聯網企業來說,甲骨文提供的服務就像昂貴的銀行保險箱,不能說它不安全,但它總得集中擺放在一個地方,而且數據越多,需要占用的保險箱數量就越多,交的錢也越多,讀取數據還慢。
     
    于是在 2008 年后,以阿里巴巴為代表,一些互聯網企業開始琢磨「去 IOE 化」,分布式云計算提上日程。漸漸地,阿里云羽翼日豐,不僅能滿足阿里內部的算力需求,還能對外輸出服務。和阿里巴巴類似,亞馬遜也早早布局云計算,成為歐美市場的云計算巨頭。

    盡管在傳統行業, IOE 仍然不可替代,但對于更多追求性價比的中小型企業來說,跟著亞馬遜云、阿里云等這樣的巨頭走,劃算又方便。

    一開始,甲骨文對云計算嗤之以鼻。在甲骨文創始人拉里·埃里森(Larry Ellison)看來,云計算非常不穩定,上傳、下載數據都要依靠所謂的「云」,幾乎是把自己家的大門對外敞開。

    但隨著越來越多的企業接受「云」這一概念,甲骨文終于意識到,時代真的變了。長期以來,「甲骨文服務企業—企業服務個人」是最常見的商業模式,但當亞馬遜這樣實力雄厚的企業不再需要甲骨文,反過來還能服務其它企業的時候,甲骨文又如何自處呢?
     
    云計算就是能挖倒甲骨文墻角的那把鋤頭。
     
    幾年前,甲骨文終于醒悟,開始進入云計算市場,但亞馬遜、谷歌、微軟乃至蘋果都已經拿下了相當大的市場份額,甲骨文舉步維艱。當亞馬遜云、微軟云的營收以每年 30% 以上的速度增長時,甲骨文云的增速還徘徊在個位數。
     
    因此,當 Tiktok 陷入困境時,甲骨文給出了一個令人難以拒絕的條件:不收購,只成為 Tiktok 的云服務商,充當一個帶有明顯美國印記的保險箱。對于甲骨文而言,收購一家短視頻企業獲益并不明顯,它所需要的,只是以最小的代價,拿下更多的云計算市場份額。潛力十足的 Tiktok ,也許是那條通向云計算正軌的隧道。
     
     
    盡管甲骨文對云計算的市場趨勢判斷失誤,但從成立開始,甲骨文向來以「野獸般對機會的敏銳嗅覺」著稱,尤其是其創始人拉里·埃里森,對市場的敏感度極高。而埃里森的人生經歷可以概括為一句話:32 歲前一事無成, 20 年后卻成為硅谷首富,奠定他首富根基的,就是甲骨文的成功。
     
    埃里森出生于 1944 年,生母是一名未婚媽媽,他出生后不久就被親戚收養了。年輕時的埃里森很平庸,成績一般,也沒什么運動天分,打籃球賽時太緊張,竟然誤把球投進自己隊的籃筐里。好不容易考上芝加哥大學,卻只上一個學期就退學了,為了生計,他來到軟件公司阿姆達爾工作。
     
    盡管日子過得很緊張,但埃里森卻酷愛享受物質。特別是有了工作后,每個月工資不到 1600 美元,他就敢花 1000 美元去買自行車,還專門去找整容醫生矯正鼻梁。

    賺 1 分花 5 分的習慣讓埃里森的生活充滿了巨大的不確定性,阿姆達爾公司的脆弱也加劇了這種不確定性,僅僅是因為一次沒有按時交付產品,這家公司現金流就出現問題,不得不裁員。沒學歷也沒背景的埃里森就這么被炒了。


    為了償還債務,埃里森馬不停蹄找了份新工作,也就是在這里,他遇到了自己創業的好搭檔:鮑勃·米納(Bob Miner)和愛德華·奧茨(Edward Oates)。這兩位都是名校畢業的高材生,計算機技術了得,而埃里森常常有奇思妙想,三個人成為無話不談的好友。
     
    1976 年 ,埃里森看到 IBM 發布的一篇論文,討論大型共享數據庫的數據關系模型。埃里森覺得關系數據庫大有可為,正好 IBM 僅僅停留在理論層面,完全沒有實際操作過,他聯系上兩位好友,決定以此作為核心,開始創業。

    于是在 1977 年,埃里森掏出 1200 美元作為創業基金,甲骨文公司誕生了。
     
    在公司里,埃里森身兼數職,是大股東、技術人員,更是管理者,甲骨文的每一代產品都留下了埃里森強烈的個人印記。埃里森不止是把關系庫軟件當做一個作品,更是作為一件好賣的商品來整體打造。
     
    發布第一代數據庫軟件時,埃里森堅持叫它「Oracle 2」 而不是「Oracle 1」 ,因為第二代比第一代看起來更可靠,在他心里,沒人會為一個不可靠的東西買單。
     
    美國中央情報局(CIA)對外招標,需要一個現代系統軟件來管理情報信息時,埃里森直接帶著第一代軟件登門展示,僅用了幾個月時間就交付了產品。哪怕這個初代產品漏洞百出,甲骨文還是獲得了 CIA 的信任,聲名大振,一下子成為美國最引人注目的軟件供應商。
     
    但埃里森還是不滿足,他招納大量銷售人員,承諾給他們豐厚的回報。當時布雷頓森林體系才瓦解不久,第二次石油危機還沒結束,美元貶值的質疑聲不斷。為了鼓勵銷售員們大膽向前沖,埃里森直接給他們發放黃金當獎金。在「沖沖沖」的營銷策略下,甲骨文的關系庫軟件成為企業系統裝機必備。
     
    1989 年 ,甲骨文進入中國,成為第一家進入中國的世界級軟件巨頭,那時中國才放下算盤、擁抱計算機不久,第一個吃螃蟹的甲骨文,拿下了最廣闊的企業軟件市場。
     
     3 
     
    「我喜歡和人競爭,甚至已經對勝利上了癮。我贏的次數越多,就越希望繼續贏下去?!?/span>被問到激進的市場策略時,埃里森曾這么回答過。在他的眼里,要占領市場,自己的產品固然很重要,但更重要的是,要比對手做得更快、更好、更多。
     
    甲骨文主業是為企業提供軟件服務,總給人在幕后默默努力的感覺。事實上,在埃里森的手中,甲骨文是一匹戰斗力十足的野馬,橫沖直撞,在軟件行業所向披靡,要么吃掉對手,要么讓對手消失。
     
    1990 年代,甲骨文最主要的對手是 Informix ,兩家企業產品方向類似,創始人也互相看不對眼。連續 3 年 , Informix 的 CEO 菲爾·懷特(Phil White)和埃里森的口水仗霸占著硅谷新聞的頭版頭條,這邊懷特聲稱甲骨文剽竊 Informix 的商業機密,那邊埃里森攻擊懷特東施效顰。最終這場爭斗以懷特入獄告終, Informix 風光不再。
     
    進入 2000 年后,甲骨文產品規模擴大,進入企業應用程序市場,和仁科、 SAP 三分天下。為了打破這種平衡,甲骨文籌謀多年,通過收購「吃」掉仁科,從此成為企業應用市場上說一不二的巨無霸。

    埃里森對甲骨文的影響太大了。三個聯合創始人中,鮑勃·米納 1994 就已去世,愛德華·奧茨也早早退休,只有埃里森,手里握著甲骨文 36% 的股權,年過 70 , 還牢牢把控著管理權。他的所思所想,很大程度決定著甲骨文前進的方向。
     
    比如對待競爭者的態度。
     
    埃里森天性反叛,喜歡競爭,經常為自己找對手。1989 年 ,甲骨文上市成功,埃里森的身家暴增到 9300 萬 美元,但他的興奮感只持續了不到 24 小時,第二天,微軟也上市了,比爾·蓋茨的身家超過 3 億 美元。沒多久,埃里森就宣布微軟是甲骨文最大的對手,盡管微軟更側重 PC 市場,和甲骨文幾乎沒有正面競爭的機會。

    埃里森解釋過為什么把微軟作為對手,因為他看不慣微軟在 PC 系統市場的壟斷。事實上,經過甲骨文多年來的野蠻收購,在企業數據庫和應用市場上,甲骨文同樣造成了壟斷。
     
    再比如政商關系。
     
    甲骨文的發家和美國政府密不可分,它生于美國、壯大于美國政府的訂單,是一家在所有人看來都很純粹的美國企業。埃里森是堅定的共和黨擁護者,每到選舉年,都會拿出一大筆錢贊助共和黨人競選,而且埃里森和特朗普關系很好。

    不久前,哪怕美國新冠疫情仍然嚴重,埃里森還是自掏腰包,在私家莊園為特朗普舉行了一場拉票 party 。如今哪怕 Tiktok 沒能滿足特朗普的「賣身」要求,僅僅是以合作的方式牽手甲骨文,特朗普也沒再強烈表示反對。

    畢竟甲骨文已經承諾了,「甲骨文將把安全的云技術與持續的代碼審查、監控和審計相結合,提供前所未有的保證,即美國 Tiktok 用戶數據是私有和安全的?!?/span>一個密碼掌握在自家人手中的保險箱,還需要在乎里面財產的所有權是誰的嗎?各取所需罷了。
     
    「當市場已經是可口可樂的天下時,百事可樂要花好幾倍的錢,才能奪得可口可樂 1% 的市場?!?/span>很久以前,埃里森在一次采訪中說出了自己對市場占有率的看法,那時他帶著甲骨文沖鋒陷陣,終于做成全球第二大軟件公司,他語氣傲慢,卻又一針見血。但在 10 年前,云計算剛剛興起時,埃里森還是那副傲慢的態度,認為這一領域不值得投入。
     
    傲慢是成功者的特權,也是偏見的來源,更是自欺欺人的最佳良方。當甲骨文的增長逐漸放緩,終于意識到云計算將蠶食它原本的市場份額時,它就已經成了那個需要花大價錢追趕別人的后來者。這一次,Tiktok 很可能將借力涉險過關,但對于還在摸索云計算的甲骨文而言,前路漫漫,道阻且長。更多資訊點擊外國買房網


    聲明:本站部分新聞及新聞圖片屬于互聯網來源整理,如有侵權請聯系平臺客服(微信號:fiend006)備注出處或刪除。如需轉載請注明出處:外國買房網Waigf.com。
    熱門評論
    熱門搜索
    資訊 新房 二手房 展會 留學 移民 投資
    正在跟客服小薇溝通中.
    a免费网站
    <xmp id="0iggk"><table id="0iggk"></table>
  • <table id="0iggk"></table>
    <bdo id="0iggk"><center id="0iggk"></center></bdo>